公司介绍

北大荒集团二道河农场有限公司(2018年8月位于黑龙江省东部三江平原抚远市境内别拉洪河下游西岸。地理坐标为北纬47°35′~47°50′,东经134°00′~134°25′之间。东以别拉洪河、南以二道河与八五九农场为界;西与前锋农场接壤;北与前哨农场毗邻。场内地势平坦,西北高东南低。属于中温湿润性季风气候,极端日最低气温-40.3度,最高气温35.6度。年平均无霜期150天,有效积温2700度,年降雨量590毫米。

当前位置:社会文化 >> 文学沙龙
北大荒辛勤建设者“大老黄”
作者:郭美娜信息提供日期:2024-04-01 00:00:00浏览量:328

每当看到北大荒现如今的变化,我总能想起我爱人给我讲的爷爷的故事,这篇文章我想将故事里的他分享出来。

我爱人的爷爷是最早一批开垦北大荒的人,他叫黄凌平,1928年生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东汉子。年轻时投奔亲属来了黑龙江,是当时黑龙江省建设兵团60团三连的老职工。那时候他负责带领一众下乡青年干活,被青年们亲切的称为“大老黄”,今天要回忆的就是他与北大荒的故事。

“他的为人作风最好,干活最卖力,他身体最壮、力气最大、个头也最高,全连上下没有不佩服他的。年年被连队评为先进生产者,一提起大老黄,连队上下每一个人都会伸起大拇指把他夸!”这是曾经一位和爷爷共事的下乡青年,在多年之后对爷爷的评价。他下乡工作时,爷爷40多岁,那时爷爷主要负责带领下乡女青年,爷爷是公认的女排排长。但是呢,说是女排排长不确切,因为爷爷什么都会干,什么活儿也少不了他。连里烧砖的活,他领着干,修水利的活,他领着干,打草、盖房子,还是他领着干。机务排的拖拉机坏在沼泽地里,还是他领着大家抢救去。那时候的爷爷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真的好似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爷爷那时是五级窑工,刚建立60团时,他就在了。刚建点时,环境恶劣,全都是荒野。爷爷是三连砖窑一把手,没日没夜的在砖窑干活,烧窑是一个严谨工作,烧砖的时候,火候不能出一点差错,他经常熬的眼睛通红。砖窑的活更是辛苦活,又苦又累,他挑湿砖胚每一次都是五层、六层,得有250斤以上,一挑就是一整天,爷爷用的扁担都不知道折了多少根。正是这样,三连的知青是全团最早住上砖房的,据说当时,团部也从爷爷他们那里调砖,一车车拉走的,都是爷爷和知青们的血汗。

爷爷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对女青年们总是照顾有加。凡是连里的苦活、累活全都有他的身影。女排干什么都愿意叫着爷爷,他不光带着她们干活,还会尽力关照她们的生活,女青年的棉鞋坏了,他会修,镰刀慢了,他给磨。据说一到女排去,进到屋里就是一片姑娘叫大老黄的声音,不是帮这个磨镰刀,就是帮那个补雨鞋,火炕不平了,也帮着抹平。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他总是笑笑,一样一样的干完,才顾得上回家,干自己家的活儿。

那在奶奶眼里,他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每次和奶奶聊起这个话题,奶奶语气里总是带着深深的遗憾。我想在他们的婚姻中,爷爷未必是个称职的丈夫吧,他总是以工作为先,以连里的事情为主。奶奶说,爷爷经常被叫走,什么事情搞不定了就要来找他,在家的时间也不多。他总是帮着这个人,帮着那个人,那时候爷爷开的工资,没有一个月能全拿回家,他总用来接济别人。为此奶奶也抱怨过,可是爷爷就是那么善良。听奶奶说,那时候有一家人,没有地方住、没有东西吃,求到了爷爷这,爷爷当时就从家里给拿米拿面,还拿钱接济他们,至于后来还不还钱,爷爷好像也不在乎,他总说“咱有能力,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我想爷爷在这片土地上开垦、奋斗的时候,他也曾想过未来它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是他想的,一定远远没有现在这样美好吧。这也是我爱人家里最遗憾的事情,他曾参与过这片土地的建设,却没能看到它如今的样子。

现如今,我们身处这片土地,也服务于这片土地。家里有一位曾参与开垦北大荒的前辈,就更深知,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并且也要继续传承爷爷的精神,振兴北大荒的发展。正是这样世世代代的传承,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我们的家乡才会发展的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