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介绍

二道河农场地处三江平原腹地,1984年利用世界银行贷款...

当前位置:社会文化 >> 文学沙龙
我的母亲
作者:陈立霞信息提供日期:2020-01-13 14:47:17浏览量:58

我的母亲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是典型的中国式的贤妻良母的代表。她从小没有读过书,一生只能认得自己的名字几个简单的生活中常见的字。她没有过什么豪言壮语,却用一生的行动影响了她生养的五个子女诚实守信和不轻诺、诺必果的良好品德。她经历过抗日战争的炮火硝烟,也见证过“文化大革命”欲哭无泪的精神折磨。她一生没有穿过什么讲究的衣服,可是却件件都干净整洁;没有吃过什么上等的瓜果和营养品,勤劳却赋予了她一副硬朗的身板她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事业,她一生的事业,就是养育了五个儿女,为他们洗衣服做饭,供他们上学,以身作则,教会了他们“人”字的写法和做法。

我的妈妈整整比我大了40岁,在那个年代,我们两个的年龄基本就算是两代人的差距了。从一出生,我这个“计划外”的“小沫沫渣”便堂而皇之地取代了三姐已经当了九年“老姑娘”的称号。印象中,乡亲邻里都说我是爸爸妈妈的“心尖子”、“掌上明珠”。

记忆中,妈妈每天都在忙,儿时的我,只顾着玩耍,只知道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没有顾及到我的母亲每天不停脚地在忙什么。现在回想起来,爸爸一个月32块钱的工资根本不够一家子人的生活开销,所以妈妈每天除了要做一大家子人的饭,还要养好多头猪,还有好多鸡、鸭、鹅、狗。这么多张嘴都在等着她来喂。她要去野地里采摘猪食菜,回来后要煮熟了再喂给猪圈里哼哼要食吃的“二师兄”们;还要去割草籽回来喂给那些成群结队跟在她后面“唱嗨歌”的家禽们。为了解决全家人的吃菜问题,她还在屋前屋后开垦出好多菜园,用柳条围成一圈,记得那叫“夹账子”。里面种了茄子、西红柿、辣椒、黄瓜等等各种蔬菜。记得小时候,我们唯一的水果就是菜园中的西红柿和黄瓜了。每到小黄瓜顶着嫩嫩的黄花一天天长大的时候,我便会站到瓜架下面眼巴巴地望“瓜”止渴,终于有一天,实在抵不住诱惑,我踮起脚尖,偷偷地在还着花的没长成的小黄瓜尖上咬了一口,那股清香顿时浸润心脾,当时的感觉,简直堪比齐天大圣醉游王母的蟠桃园一样美哉乐哉。这个故事,在我长大后,妈妈还会讲给我听呢。

美好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在我13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因疾病离我们远去了。我的世界瞬间坍塌,刚刚步入初中校门的我甚至一度想放弃学业。是我那坚强的母亲,用她默默无语的爱支撑着我一路走了下来。每当我接过满头白发的母亲递上的用卖猪的钱换来的学费和伙食费时,我的心如刀绞,为了母爱,我不能懒散,不能不奋进。。。。。。伴着妈妈用坚强谱写的乐章,我完成了学业,并顺理成章地走过了人生的每一步:恋爱、成家、生子。

    我长大了,母亲更老了。她的腰因长年的辛苦劳作已弓成了一座桥,承载和记录了我和我的哥哥姐姐们的成长历程。在我们各自忙于经营自己的家庭和事业的时候,她却象一朵渐渐凋凌的花,一支慢慢燃尽的蜡,走了。她选择了2014年的“母亲节”这一天离开了我们,去了另一个世界。

    妈妈在这个充满母爱和感恩的日子去了,让我们作儿女的心该有多痛啊!泪,肆无忌惮地彪飞,声嘶力竭的呼唤,也没能让她再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在阴阳相隔的两个世界里,我只能在梦里与我亲爱的妈妈相见;只能用心灵与她隔空对话;只能默默祈祷我那慈祥善良的母亲在天堂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