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介绍

二道河农场地处三江平原腹地,1984年利用世界银行贷款...

当前位置:社会文化 >> 文学沙龙
父爱无声
作者:杨佳伟信息提供日期:2019-05-16 10:09:32浏览量:248

现在回想起童年,想想当初儿时被父亲棍棒教育后的委屈与不服气,不禁莞尔一笑,从小淘气的我不是考试考砸了,就是在学校闯祸了,相比于母亲那苦口婆心的教育,父亲那一顿胖揍让我几天不敢下床更是记忆犹新。当时幼稚的我想:什么时候能逃离这个魔窟。

渐渐长大后,在高考毕业的那一年,心里就一个念头:把志愿填报的离家远一点,越远越好。一个人上大学,离家在外的感觉像一只剪短了线的风筝,只有一帮室友天天一起逃课、打游戏,花钱如流水,每个月跟家里最多的沟通就是“钱花完了”、“又没钱了”,父亲只是问问“这个月怎么又这么多”、“这个月怎么比上个月还多”等等,几次应对自如搪塞之后,我既有自己支配小金库的自豪感,又觉得管老爸要钱真方便,他还是挺好的。

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如流水般飞逝,到了暑假,我的想法变得更加天马行空:跟家里提要求想一个假期不回家在外边溜达溜达。无奈之下父亲让我到他所在的城市哈尔滨打工挣点零花钱,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我兴致勃勃的踏下火车的那一刻甚至已经遐想到等开学的时候用赚的零花钱冲游戏买装备了。然后理想往往被现实打败,打工不是旅游,我看着那犹如蜘蛛网般的公交线路头晕脑胀,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找到了人才劳动力市场。一上午的摸索让我发现学历不够,经验不足的我只能选择服务生、网管、销售这么几个行业,后来,父亲带着垂头丧气的我来到了他们公司实习,在这里,我的内心第一次被触动了。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倒是他的同事趁着午休跟我喋喋不休的聊起父亲的往事:“小杨,你爸跟你说过他刚打拼那会么?”“他也不怎么跟我沟通啊”,“我跟你讲:你爸是我们这里最吃苦的一个,好多时候我们干不下去了都是他带着我们干、那年冬天公司都休假了你爸还在加班··”等等,周围的人都点头称是,吃的午饭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从没听他说过什么工作累这类的,有的只是我这会在开会过会再打,我现在忙过一会给你回过去。实习生活之后,让我心里揣着工资,却再也不想把这些钱冲游戏了,只想着不从家里要生活费了。

到了大三,逐渐成熟的我想利用实习机会和假期闯一闯,提前适应社会,看着老爸那满不信任的眼神和“你不行”这种暗示,我咬牙不服气,你行我怎么就不行。置气一般选择了他当初成功的第一步,做销售,你从哪成功的我也要从哪成功的。我心里没说:实习期间他同事那些话如总是在我耳畔回响,我想试试,想品一品他曾经走过的路。在陌生的工厂、陌生的领导面前,我承认,我太稚嫩了,很多时候连基本的面试都过不去,58被我刷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为了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岗位,不行,又不行,还是不行。终于有一家公司答应让我实习之后,刚过实习期的第三天,我就被解雇了,给出的理由是年轻浮躁不沉稳,办事不踏实。可是那实习工资呢,实习期哪有什么实习工资。整整半个月,我在出租屋里吃着泡面就想着怎么踏出去第一步,我不想服输,也不想退缩。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碰壁之后终于应聘到了一份农夫山泉的推广销售,深知机会来之不易的我每天都在努力学习,跑片区,做日报,背产品,累了,小区的凉亭了睡会,渴了也舍不得买水,提前灌满满一壶,我每天顶着烈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条道路上流淌着自己的汗水,我的脚是肿的,可是我的心却是酸的,因为我想到,在多少年前,我的父亲也曾经这样子在这个城市苦苦拼搏,就是为了我们这个家,相对于上次那种心里不是滋味的感觉,这次我清楚的感觉到那种苦涩的辛酸,在父亲打电话问我还缺钱的那一刻时,我握着兜里仅有的几十块钱说:“还够。”“那就好”。简简单单的,没别的问候,电话就挂了,跟大学时给我生活费时一样的沉默寡言,可是这次电话挂了,我却哭了。

几天之后,拿着工资的我直接奔向商场买了一双男士皮鞋,交到他手里的那一刻我就说了,他看了一眼只说句:自己留着钱买点好吃的多好。没等他说完我就走了,踏上了返途的火车,不是我不想听,是现在才脱去稚嫩的我听到父亲说的每一句话眼眶都会不自觉地红了,不对,一定是进沙子了。